第二届bull宁波城市书单袁伟望

苯丁酸氮芥说明书 http://baidianfeng.39.net/a_bdfzyyq/140110/4324685.html

简介

《山水间·宁海》是一本山水散文集。

山水丰富纯粹,作者喜欢山水,喜欢行走山水、记录宁海的大美山水。作者作为霞粉,研读《徐霞客游记》,追溯历史文化,实地丈量考察,通过山水风景比照,寻觅徐霞客在宁海的足迹,传递“人意山光”“俱有喜态”的宁海风情。“人生无处不风景!”那醉人的绿啊,那烂漫的花啊,那可为人之楷、人之模的树啊,都尽收作者眼底。纵情山水,悦读山水,作者就像一个文化的拾荒者,穿行在宁海的山道水畔,奔波于宁海的街石小巷,捡拾书意美味的宁海山水。

节选

如画王爱山

世界上似乎有一个悖论:偏僻的地方往往风景绝佳。正所谓“养在深闺人未识”,王爱山就表现成这个样子。

在交通不发达的时代,地处偏僻的两府三县边界,且两溪夹一岗,在高高的山岗头上,交通极为不便的王爱山,确是个不被人们青睐的地方。可如今不一样了,岗上公路几乎贯通了王爱山岗上的所有村落,王爱山岗上的美,正被一批批驴友与有眼光的人们发现并有所节制地开发着呈现在世人面前。几个金桃园灼灼其华的满园春色、人说宁海布达拉宫的“筋竹庵”、近来有点红火热闹的红岩谷、塘孔古村,等等,我就不去说了,单就王爱山原有的自然风貌,也就够吸引人们的眼球了。我不是王爱山人,却不下三四十次上王爱山,春夏秋冬四季在王爱山岗上转悠,不论车行、步行,还是玩点时尚的步道穿越,王爱山都时时处处以其如画美景示人、诱人。

看花何处去?王爱山上山岗头。“春色在物,夕阳在山,野花开而百鸟啼,微风起而白云乱,幽芳可撷,逸兴俄生”,是不是有点《醉翁亭记》的味道?这是宋代罗适在王爱山东端永乐寺周边野花开放时节对王爱山的美景感受;“雨后新霁,泉声山色,往复创变,翠丛中山鹃映发,令人攀历忘苦”,这是你非常非常熟悉的游圣徐霞客游记里的王爱山松门岭上“山鹃映发”的绝美景致。其实,今天我想说的美景不在这些地方,而在王爱山西端高山上,那里五月花开时节,高山湖泊演变而成的沼泽地周边的映山红,那花开得迷人,迷得你去过一次就忘不了。那一片的高山沼泽,那一片青青水草,那一片嫩艳招摇的各色草花,在蓝天白云与洁净空气中,围在沼泽周边的那片“翠丛中”映发的红艳艳的杜鹃花海,真有令人窒息般的美艳绝伦。那边华顶山的大叶杜鹃太古老沧桑,太高大,也太雍容。王爱山这边——称作仰天湖上的杜鹃花海,自由,率性,热烈,奔放,还带点无忌与野性。那种红艳,那种浅浅深深层层叠叠起起伏伏一波一波的红,红中还不时地透着些嫩绿彩枝,也只有这边的水气这边的山势能调配她并把她调配得这么柔和,这么明亮,这么有序,这么的有神韵和气派。

沼泽地里的草花是一个世界,那绿草地边沿漫延开去的红红的杜鹃花海是一个世界,而躺在草地上的你,与蓝天,与白云,与花海,与伴着鸣声脆亮的鸟儿,一起构成的,又是一个世界。恍恍惚惚的,这个花海的世界里,你还在吗?如果你还在,如果你还有足够的想象力,像李白一样有浪漫情怀,在享受这般生动如画的醉美花海后,想象在清晨登上鸡冠峰观东海喷薄日出,那又会有怎样的感受呢?有人说在鸡冠峰上观日出,磅礴而壮观;有人说在鸡冠峰上看云雾中浮动的群山,人飘飘而欲仙。不论晴日,还是雨天,你不论朝哪个方向取景,鸡冠峰都会给你一幅幅如画美景。这如画的美景,罗适没有享受过,游圣游记里也都没有记载过,李白有没有来过看过,那只能凭你的想象了。

晴天雨天去哪里?王爱山岗上。晴天观景,除鸡冠峰,还有一处也绝好。浙东大峡谷,你去游览过了,一定会有一种幽美的感觉,但远远的在王爱山岗上看白溪水库,那又会有另一番美景呈现与感受生发。这边因地势高低不同,视角不同,移步换景,景景不同。高山翠湖动人之处,会让你心醉,就像有人会说的“醉美王爱”,这醉美里,一定会有这里的一组组美图美画美景在里面发酵。当然最好的一处,当在旧翻水站(一下把水提升到多米高处,在那个时代,本身就是一个奇迹)的高处,那个地方,只要你拿起相机,随便按下快门,就绝对会是一幅精美的明信片里的风光照。这照片不是湖光山色,而是大坝、村庄、溪流,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图片。我很得意的是,十多年前,就在这个地方,我拍了一组照片,做了一个接片,展现了一幅很美很有气势的长画卷,展现了白溪那一带的山水之美,后来宁海报做了一个通栏给予展现。晴天美,其实王爱的雨天更有别样的美。一到雨天,王爱山的云雾,就会从山谷中升腾起来,漫溢到山岗上,真像是婚纱,处处披挂,处处动人,尤其是飘渺在山湾的层层梯田上,配上不同季节的山色、田园、村落,真有仙乡之妙。听高塘红岩谷志愿者说,红岩谷上的云山雾海,几乎天天可见,尤其是在雨天,就像今天(年6月29日)风雨不歇的天象,真会有万花筒般的变化,变幻出万千气象万千云海风光。因为山岗上山势不同,云雾山色配上天光,风光景色各各不同,醉人心魄。几处可以特别驻足点,我这里说说,可给你个参考。扁担岗、锦香桃园、塘孔古村、高塘红岩谷、筋竹庵、冠峰(仰天湖)等等。

王爱山岗上的如画美景,在各个村落,在各个小湾、小谷、小溪、镜面样的小水库上,在曲曲折折的登山步道上。如画王爱山,还在清水溪的深林里,还在混水溪的溪石上。如画王爱山,还在层层梯田的翻滚麦浪里,还在果林飘香里。如画王爱山,还在鸟语花香里,还在虫鸣萤光里。如画王爱山,是在不同的时节里,是在不同的晨昏光影里……如要详细了解如画王爱山并想观画摄影,带走美图美画,我这里向大家推荐三个人,你可以从他们处得到很好的帮助。一个是宁海的旅游通,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的周明礼老师;一个是因爱好摄影而成宁海风光摄影大师的“山水尤”尤才彬;一个是资深驴友,来自山乡深爱王爱山的川妹子柳条非飞。当然,你也可以另外寻找那些被王爱山醉过美过的人。

如画王爱山:

那遍地美丽异常的各色小野花呢。

那在山林灌木丛里脆亮亮鸣叫的各种鸟儿呢。

那蓝蓝的天,色色的云,很香很清很新的空气呢。

那仰天湖畔能生津止渴,酸甜可口,名叫山里红的大山楂呢。

还有那遍布王爱山岗上的火山遗迹呢。

……

想到如画王爱山,还有许多许多,我还没说出来呢。那些些,好像都是另外一种画境里的东西了。想着想着,我也醉意朦胧了。

如画,王爱山!王爱山,如画,我也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你了。

圣果白枇杷

每年初夏,我必到一市山上现摘白枇杷,但我却从来没把一市白枇杷称为圣果。有人称一市白枇杷为“圣果””中华圣果“,我还笑笑,不说话。今年谷雨那天,听说一市大棚白枇杷提早一个月可以开摘,我就又特意去山海之乡一市转一转,想象着见到”雨生百谷“中提早开摘的白枇杷那生动可爱的模样。从山中的枇杷园,到塘边的白枇杷,山海一市一圈转下来,我的感觉忽然就变了,称一市白枇杷为“白珍珠”,我是早就接受的,今天,称一市白枇杷为“圣果”,我也忽然欣然地接受了。不仅接受,我还特别感觉一市白枇杷,就是圣果。

我对圣果的感觉是很奇妙的。最初的奇妙源自《西游记》。《西游记》水帘洞,齐天大圣,花果山,本身就极有吸引力。那九千年成熟一次,闻一闻,就能活三百六十岁,吃一颗,就能活四万七千年的人参果,神奇有趣极了。人参果号称“圣果”,更给我无比神奇美妙的感受。那时的我,是多么向往能看到、品尝到“圣果”人参果,连带还有那王母娘娘蟠桃园里的大蟠桃。后来随着阅历增长,知道我们人间真有称蟠桃,真有称人参果的。但我却已全然没有听《西游记》故事,看《西游记》小说,带给我的那种神奇美妙感觉了。后来,我也逐渐明白,人间所有水果被称为圣果,除了宗教,也都只是人们的一种比方,一种赞美,或说一种夸耀了。一市白枇杷一出来,当时我就感觉到特别的新鲜,十元一颗也当真去尝鲜了。那味道也真值得人们称道赞誉。可没经多少年,有人就直接称一市白枇杷为圣果,我心里却总感觉不是那么踏实。一市白枇杷出来才多少年啊?就值得这样去比方,这样去夸耀吗?当然,现代社会,确实需要些营销的策略,好酒也怕巷子深,适当地“吹一吹”,赞美赞美,那也是人之常情。所以,当有人说白枇杷为“圣果”,我也只是笑笑,不说话。但一市白枇杷好吃,确实的,我却一点都不否认。

也许跟我药店做学徒出身的父亲有关吧,我从小就喜欢枇杷。我看到枇杷树,就感觉清新。我读书时,校园里有几棵枇杷树,那几棵长在校园一角的枇杷树,与我有一种特殊的亲近。枇杷树,叶,花,果,全都是宝,我也是从那时开始认识的。后来我钟情于枇杷,喜欢中医中药也始于那时。更后来,我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jiguanhuae.com/jhxp/8977.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