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政园的春和夏

造园实践/园林研究图1引子-四五月,梅子渐黄,入梅。江浙一带因梅雨天气,全民进入某种共情模式~淡淡的忧伤。刚刚还沉浸在海棠繁花中的南方人,此时来不及拿出雨伞,便被绵绵稠雨打湿了衣衫。这一系列场景,如果有幸浓缩在一处空间里,那便是拙政园的海棠春坞和听雨轩无疑了。人类的线性思维,无法将大自然的多维魅力折叠进脑中,但是人怎么可能轻易罢休呢,那就索性把自然折叠进深深院墙中,把春夏秋冬平摊在地面一一体验,于是园林产生了。

图2

无论什么季节前去,这个自明朝时期就已存在的大型空间装置,便会因你而启动。当然并非人人都能体会其魅力,启动的密码是,蜕掉焦躁,静下来。静下来欣赏美,这不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情,当原始人开始俯身欣赏一朵花时,便是文明的开始。抛却一切外在的形式,在这里可以体会到声音与噪音的界限,声音与寂静的交错,风和光线的碰撞。荫翳,花开,雨声,新筑的鸟巢,树叶的冷暖,光的舞动。当然,脱离了形式,这一切就没了载体,形式是人对材料/工艺的实践探索,在日积月累中去芜存菁,保留了适用于人居,适应于自然的部分。东方人或多或少更以尊重自然的姿态做出选择,而非控制和制服。如果一阵清风带来的清凉,足以让人忽视蚊虫叮咬的烦扰,那么只需起身开窗就行了。开窗春景-海棠春坞。

图3海棠双鹊图元钱选(传)

院内仅海棠两株、翠竹一丛,与瘦漏的太湖石一起,依着南墙白壁,简洁素雅,“而用青红白三色鹅卵石镶嵌成海棠花纹的铺地,却早已笔墨恣意了”。图4图5-总占地面积㎡(12*13)建筑坐北朝南暖阳在春季的院落中是珍贵的,从建筑中望出去,阳光下的海棠红白可爱,墙根荫翳中的南天竹葱郁茁壮。

图6

一处方方正正的院落,俯视时,尚无新奇之处,一旦置身其中,却有浑然不觉的舒适感。海棠春坞的布局,时时在细微处远离对称,建筑开门和开窗非五五对分,而是门洞稍微宽于开窗,建筑空间被不均匀划分了。建筑两侧的种植空间也是西大南小,尺寸上的细微变化,使这个不足平米的院落,变得丰富生动。

图7

相比东西两侧围墙(东4.2m/西2.7m),南侧院墙仅有2.4m,最大限度的引入南向阳光。院墙高度和海棠种植位置也做了布局,海棠树喜光,种植避开了南墙阴影区,而在阴翳中茁壮存活的是喜阴的南天竹。平面图出自7出版《江南园林图录》,7年以前庭院A处的连柯古榆树尚在,现已更换为海棠树,原B处种植的海棠树,现已更换为南天竹,推断B处光照不足后人换为喜阴的南天竹和原有紫竹一丛。图8图9图10院落东西两侧的院墙并非封闭的,开窗引入院外景色,流动空间使小院不小。图11-鸟瞰图

图12/13/14-南、北、西侧视图示意左右滑动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jiguanhuae.com/jhxl/10322.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