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华访谈佘桂荣绘画是一边制造矛盾,一

佘桂荣接受《杨华访谈》

佘桂荣,年出生于上海,师从著名国画家龚继先先生,中国画专攻写意花鸟、指墨花鸟画,尤得龚继先先生亲授,得其神韵,深得大众好评。现为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书画院画师。

年指画《鸡冠花》入选“百花迎春上海花鸟画大展”(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办)

年作品《鱼乐图》入选“中国现代美术特选展”(日本主办)

年作品《玉堂富贵》入选“时代风采—上海解放五十周年艺术大展”(上海文化局、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办)

年作品《姹紫嫣红》入选“上海、澳门两地画家联展”(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办)

年指画《清趣》入选“新世纪全国中国画书法精选大展”(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

年作品《银蛇飞舞真世界》被银川美术馆收藏。

年作品《满瓶艳色照新装》入选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

年作品《红榴图》获全国美术作品展优秀奖(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

其作品曾先后在国内外报刊、杂志、书籍上发表,并载入《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等书目,其个人画展更是引起轰动,受到艺术界的赞赏。

《杨华访谈》佘桂荣:绘画是一边制造矛盾,一边解决矛盾

他以笔指法独特的文化符号呈现在上海大街小巷的画廊和拍卖行,很多人的记忆都抹不去。他祟尚吴门画派,在结构上不乏北方的雄魂,角角落落还深藏着南方的大家闺秀,把北方和南方笔墨相融得非常得体,出类拔萃。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符合民俗的审美情趣,但雅气一样飘逸逼人,十年前他作品让我眼睛一亮,十年后一直让我缠心不放。

他就是本期《杨华访谈》的特邀嘉宾、杨浦区国家非物质文化传承人——佘桂荣先生。

杨华:你什么时候师从龚继先老师?

佘桂荣:我早来,40多年前,我现在已60多岁啦,改革开放刚开始,那时老先生还教课,算是巧遇。

《年年有余》佘桂荣原创

杨华:当时你为什么选择龚老师?

佘桂荣:因为我喜欢他的写意嘛,尤其是水墨花卉。

杨华:你老师好像是北京人吧,最早师从过李苦禅。

佘桂荣:是的,是的!

杨华:久闻大名,他对中国画有系统的研究和较高的鉴赏能力,并对中国美术史论有深入研究。在你的画风里,我怎么感觉你和老师两样?

佘桂荣:你细致看还是有的。我擅长北方粗犷的构架,南方的墨韵气息。这样不霸气,南方的气息进去就丰富啦,因我们南方人喜欢细腻的笔触,我祟尚吴门画派,特别是江寒汀一路过来很厉害啦,把北派海派笔墨相融得非常得体,出类拔萃。

杨华:文化交融!

佘桂荣:通俗说就像混血儿,混得好就漂亮,道理就看每个人造化了。我师兄很多,同样是跟龚老师学的,但出来的东西就是两样。

杨华:同一个老师,教的基础东西是一样的,如笔墨、技巧及传统的东西。

佘桂荣:老师教一模一样,但就看每人后天多大的悟性和天分了,古人说:师傳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取于个人的素养、境界、审美的不同,作品出来就两样呗!

杨华:你的作品离很远就一眼认出来!

佘桂荣:这证明我一半就成功啦!以后我还要用多年的时间去完善,去突破,就看以后造化啦,去得好就上去,去不好就不过如此三流画家吧。

杨华:老师仅给每个人带上路,教你怎么走。

《秋实图》佘桂荣原创

佘桂荣:是。就像爬梯子,有的爬到三五楼,有的爬到顶,就看个人本事,能走多远,就看个人吸收的东西多少。

杨华:每天发生的新生事物不断,如每天吸收一点一点,那就是自己的。

佘桂荣:好像人体吸收营养,什么东西都吃,营养丰富均衡,你单一的就营养不良,发育不健全,要不断补充各种微量元素。每天光画不懂吸收,老不长进。我每天想画就画,不想画就看些书,或去室外观察大自然,釆釆风啦!调整好状态,如果把自己当成机械一样,每天必须完成多少任多,这个重复的劳动等于零。

杨华:笔墨没变化就出不来。

佘桂荣:哎,好多人每天勤奋得不得了,几乎做到了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画得几乎精确到一根头发丝,不是从心里出来,那是工匠啦!

杨华:对!

佘桂荣:有的人画来画去追宋元,混饭吃是可以的,但明清的东西更难了,最筒单说“扬州八怪″你去搞,不要看不起明清,都有每个人的个性,画出自己,最终是画出自己的心情。

杨华:你作品尽管是彩墨,用墨用色光感除了国画原理外,也有西洋元素。

佘桂荣:是。绘画是矛和盾,一边制造矛盾,一边解决矛盾,你画出来要收得住,收得好,把问题解决掉。中国太极就是讲究阴阳来衡。

《酣》佘桂荣原创

杨华:你画面构图的确很美,笔锋时而集中,时而散开。

佘桂荣:有的靠肌理效果称起来,什么东西都有,古代的现代的。

杨华:特别是大红大绿处理不好,就显俗了。

佘桂荣:我经常是开心绘画,手未到心先到,有人说绘画苦呵,我不理解,心手不一致当然累,我是画到那开心到那,我正常一笔下去,下面就跟着走。有的人事先把每一笔都安排好,错一笔就灰心伤气,不敢错一笔。我不怕,哪怕笔掉一块墨一块色,我相信天意,意外之墨一定利用好,画出意外之美,甚至更出奇。

杨华:以不变应万变。

佘桂荣:大红大绿,别人不敢用,我敢。让墨色交融互汇,不但产生虚实,而且还产生油画效果。老师教的基础知识谁都能学,以后怎么抢在别人先,深一点浅一点,水墨多少靠心控制,把艳彩由俗变雅靠心调,很多人以为我学过西画,其实我没学过,关键我心里有数,看到好的作品,我能去判析理解,不断提高自己的素养和眼力,不能画得面面俱到,艺术靠的是意,太细那就死了,绘画找的是一种感觉,其实也是一种幻觉。

杨华:这条路你选对了,面上找到适合自己的点,中国画玩的就是个性,一场画展眼睛简单一扫,有几幅能让你留步已经就不错,没有白来!你老师传谁的画风?

佘桂荣:李苦禅。我心想到什么就画什么,不是每一笔都去对号,不是像有些人考虑到有没有败笔,那就完蛋,残缺也是一种美。

杨华:画家最开心是水墨异变出彩,意想不不到的出奇,绘画要讲究随心随意随墨,快乐只有画家知道。

《清韵》佘桂荣原创

佘桂荣:所以遇到一个好老师也不容易,直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有的老师要求学生一定按他的画路,离异半点就责怪,怎么能这样!我的老师还鼓励我们大胆去画,不要考虑那么多,先培养兴趣,广学先进去再说。

杨华:你路子找对了,否则老师不会支持你。我感觉你画八大的东西蛮有感觉的?

余桂荣:我第一口奶,吃的就是水墨的东西,一开始是学李苦禅,先学水墨,受益匪浅,出来的东西风格就比较大气。但说实话,在传统里修行了几十年,我该吃的苦已经吃掉,你不知,我为今天画风的确立,苦不堪言,初始也迷茫,市场不认可,养家糊口进退两难!

杨华:对!

佘桂荣:就像有人说我画的是宋元的,难道说宋元就这么容易呵,画几天就能叫宋元?开玩笑的,真的差远来,只能糊弄糊弄不懂的人呵,为什么现在人常提到宋元,这座山一般人是翻不过去的呵,杨先生你说对吧?

杨华:宋元是个高度,跟中国的唐诗宋词一样,后人想超越恐怕很难。

佘桂荣:李白能喝酒写诗,有的人就是给他喝几缸酒也超不过。

杨华:有的东西除勤奋以外,还要看天赋。

佘桂荣:什么样的时代,什么样的场合,产生特定的人物。像《沁园春·雪》的书法,别人怎么写也写不出。

《春暖》佘桂荣原创

杨华:这里含有他个人的思想,诗情,修养,气质。

佘桂荣:特殊的人物有特殊的性格在里面,再仿只能是形象,神是无法达到的。

杨华:作者也是很勤奋的。

佘桂荣:那肯定是,他如不是大政治家也是个大文学家,大书法家,大诗人,可预言上下五千年想超越他看来是很难了。他政治家的思想和胸怀,把东西看得太远太远的。

杨华:他把治理国家的前五百年后五百年都看得清清楚楚。

佘桂荣:有的东西不是你后天能勤奋出来的。有的无法解释,只能说天注定。你现在访谈过多少画家?

杨华:访过一百多位,但当初访的有一部分,回头看我很不满意,这两年准备把访谈编辑成书,有价值的画家再回头补充点内容,仍然不行的只有放弃。

佘桂荣:对!对!《杨华访谈》作为一种艺术档案,有工具书的作用,更有历史价值,既然出书了就要把关严些,书也是大浪淘沙,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才有价值。

杨华:你的画风我一直不停的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jiguanhuae.com/jhst/12071.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