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感到累了,请记住这几点

熬不住就出局,熬得住才出众。每个人都不是那么容易,生活中也没有太多的称心如意。

  没有谁天生就是坚强的,只不过是找到了释放压力的方法。当你累的时候,请记住这几点。

之前在面對泰坦巨猿的時候,唐三不是沒想過使用這件暗器,但當時的局勢變化太快,令他沒有使用這件暗器的機會。這件暗器的威力雖然大,但也因爲機璜彈射力過於恐怖,所以每次使用時必須臨時啓動機璜,否則的話,長時間處於緊繃狀態機璜就會毀壞。因此,在面對泰坦巨猿時唐三並沒有使用它,此時面對人面魔蛛,唐三終於拿出了這件自己目前擁有的所有暗器中威力最爲強橫的重型傢伙。別看那尺餘長的小小黑匣子,但它本身的重量已經超過了三十斤。右手發射完畢,唐三毫不猶豫的做出了下一個動作。身體飛速後躍,直接一個翻滾,將自己的身體送出十餘米之外。“嘶——”一聲淒厲的名叫充滿了刺耳的尖銳,在夜晚聽起來格外清晰。當那十六道暗影沒入人面魔蛛腹下的瞬間,它那覆蓋着黑色甲殼的身體驟然僵硬了一下,緊接着,整個身體驟然翻滾而出。在地面上劇烈的翻騰起來。這一來,附近的植物就倒了大黴,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這頭人面魔蛛雖然沒有百足,但它的生命力也是極其頑強的。那十六道暗影從它八隻眼睛處射入,已經完全沒入它頭內,這樣的傷勢竟然也沒能讓它當場斃命。紫光、藍色液體,再加上它那強健的身體,瘋狂的在地面上扭動翻騰着。柔弱的植物被瞬間腐蝕,哪怕是粗大的樹木被它的身體撞擊上也是立刻破碎。方圓數十平方米之內,一片狼藉,已經沒有一種植物還能保持完整。唐三在翻滾出十餘米後並沒有停留,強忍着體內的虛弱感快速撤出人面魔蛛的攻擊範圍。他知道,如果不是這頭人面魔蛛已經受到了致命的創傷,那麼,就算它看不見,也完全可以憑藉自己身上的氣味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終於到了他感覺安全的地方,唐三雙腿一軟,再也堅持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就連手中的黑匣子都已經有些握不穩了。出手的飛錘沒有他的魂力支撐已經自動化爲虛無消失不見,那一錘完全抽空了唐三的魂力,他此時是魂力、體力雙衰竭。如果不是尋找小舞的意念始終支持着他的身體,恐怕他已經暈過去了。人面魔蛛的翻騰變得越來越小,身上的甲殼都佈滿了那一層藍紫色的光彩,紫黑色的液體不斷從它八隻眼睛處的創口流出,眼看是不活了。在動手之前唐三就知道,如果用手中這個黑匣子去射人面魔蛛的身體,未必能夠穿透它的甲殼防禦,但如果只是射向要害的話,人面魔蛛眼睛處的防禦可不像泰坦巨猿的眼皮那麼恐怖。憑藉着暗器高手特有的冷靜和他製作的精良暗器,終於算是度過了眼前的難關。人面魔蛛的生命漸漸流逝,點點藍紫色光芒開始在它身體上方凝聚,是可以吸收魂環的時候了。千年魂獸在死亡後,魂環能夠保持一個時辰的時間,只要在一個時辰內吸取就能夠吸收。唐三並沒有急着去吸收人面魔蛛形成的魂環,他此時的身體狀況實在太差了,這頭人面魔蛛的確切修爲他無法判斷,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超過千年。魂獸的魂環也有許多不同,向奧斯卡之前吸收的千年鳳尾雞冠蛇,就屬於魂獸中比較溫柔的一種。吸收它的魂環自然也並不困難。但眼前這只人面魔蛛可不一樣,它絕對是魂獸中最邪惡暴戾的存在,相對而言,它的魂環雖然能夠起到更大的增幅效果,可在吸收的過程中也要危險的多。因爲吸收它的魂師必須要承受這種暴戾能量的衝擊,一旦身體或是意志堅持不住,很有可能造成反噬致命的結果。第五集星斗森林第三十三章孟依然也用暗器?唐三雖然心急去救小舞,但還沒到失去理智的程度,他明白,自己必須先要恢復到一定程度才能將眼前的魂環吸收。此時,他已經顧不上有可能出現的危險了,坐在那裏大口大口的喘息,勉強讓自己的精神先回覆一些,然後再進行修煉,以恢復魂力。正在這時,唐三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隨着人面魔蛛魂環在它的屍體上緩緩凝聚,樹林之中飛速閃出三個不速之客。來的倒不是威脅最大的魂獸,但看到這三個人,唐三還是忍不住心頭一沉。1

减少与人攀比而带来的压力

左手全力揮出,那小錘呼嘯而起,直奔人面魔蛛胸前砸去。人面魔蛛前胸處的鎧甲,是它整個身體上最爲堅硬的部位。面對唐三突然發動的攻擊,它習慣性的沒有去抵擋。魂師能夠感受到一定範圍內魂獸的實力強度,魂獸也同樣能夠感受到魂師的強弱。眼前這頭人面魔蛛的實力原本遠在唐三之上,只是因爲受了傷,所以才不是那麼恐怖。但它依然能夠清晰的判斷出唐三的實力遠不如自己,那麼他的攻擊自然不可能給自己防禦最強的甲殼造成傷害了。因此,人面魔蛛並沒有去管那飛向自己胸前的錘子,八條長腿依舊直插而下,就要一舉解決唐三,並讓他成爲自己的食物。擁有魂力和魂環的魂師,對於魂獸來說,同樣也是大補之物。可以增加多年修爲。可惜,這一次人面魔蛛失算了。它畢竟還不是擁有足夠智慧的高等魂獸,在頭腦上又怎麼可能和人類相比呢?砰的一聲悶響,人面魔蛛下撲的身體反向上揚,整個身體都被砸的擡高起來。人面魔蛛判斷的不錯,儘管那一錘凝聚了唐三全部的魂力,錘子本身的重量更是達到了恐怖的五百斤,可是,卻依舊無法破開它胸甲的防禦。甲殼完好無損。但是,這一錘的力量實在太大了,灌注唐三全部魂力的黑色小錘,這一擊地力量何止千斤。雖然無法真的傷害到人面魔蛛,將它的身體砸的揚起卻還是做到了。這一擊,是唐三當初和小舞一起在鬥魂臺上面對鐵氏兄弟最後從對手身上吃過虧的魂技。當時鐵氏兄弟就用這一招孤注一擲傷了唐三。痛定思痛,唐三回到學院後仔細思考過孤注一擲這個技能。他想到,自己也有錘子,雖然沒有魂環的輔助,但就不能使用這一招麼?雖然無法像鐵氏兄弟那樣在魂技的輔助下令錘子擁有追蹤能力。可是。他卻有暗器手法,論精準。絕不會差於鐵氏兄弟地孤注一擲。唐三錘子本身的重量就已經達到了五百斤地恐怖,就算沒有吸取全部魂力,投擲出去也絕對是極其強悍的暗器。因此,唐三在那次之後,就曾經練習過幾次。這黑色錘子雖然沉重,但他也不是當初剛剛魂力覺醒的孩童了。十米之內,他完全可以控制錘子的準確度。此時。在最危急的關頭用出這一招,雖然抽空了唐三全部魂力,卻已經達到了他預想的效果。人面魔蛛的上身被砸地揚起,下腹處自然而然的就露了出來。那張白色紋路形成的獰惡人臉瞬間在唐三面前放大,那還睜着的六隻紫幽幽眼珠充滿了森冷和恐怖的光芒。唐三臉上古井不波,他一直擡着的右手動了。機括類暗器最大的優點是什麼?那就是它本身不需要任何內力進行輔助也能夠產生極其強悍的殺傷力。在唐三地前一世,就曾經有一個不會武功的人拿着唐門的頂級機括類暗器暴雨梨花針輕鬆的殺掉一名絕頂高手。這才是唐門真正的強勢所在。此時唐三手中這個看上去並不起眼,只有尺餘長的黑匣子。就將這強勢地恐怖帶給了面前的人面魔蛛。嘎嘣、嘎嘣、嘎嘣,一連串機璜爆鳴之聲從唐三右手之中響起。一道道烏黑的暗影急射而出。唐三的手腕小幅度的晃動着,一個是爲了化解黑匣子帶來的反震力,另一個就是取準了。以他的手法,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又怎麼可能失去準度呢?要知道。唐三製作的大多數機括類暗器都是使用的無聲機璜,這樣才能更容易創傷敵人。而他此時手中地黑匣子機璜聲如此之響又是怎麼回事呢?當然不會事唐三地製造工藝問題,那就只能證明一個問題,爲了追求這黑匣子的威力,唐三放棄了無聲機璜。令這件機括類暗器發揮出最恐怖地攻擊力。飛出的暗影一共有十六道,在唐三瞬間細微的控制下,十六道暗影甚至連人面魔蛛已經受傷的兩隻眼睛都沒有放過,每只眼睛兩道暗影射入。眨眼間全部沒入人面魔蛛體內。人面魔蛛的眼睛部位雖然是它的要害,但也不是沒有防禦的,眼睛表面有一層透明的防護層。防禦力也算的上不錯二字。可是。在唐三手中黑匣子內噴吐出的暗影面前,這一層防禦竟然就像紙糊的一般。一點作用都沒有起到,可見那些暗影的穿刺力有多麼恐怖了。面對一隻完全狀態的人面魔蛛。唐三知道自己將沒有任何機會,但如果是受傷地人面魔蛛。那可就不一定了。畢竟。人面魔蛛的要害十分明顯,就是它那八隻眼睛。怎麼也不可能和之前那頭森林之王相比。如果自己能夠將眼前的人面魔蛛擊殺,再吸收了它形成的魂環。那麼,幾乎可以肯定,自己的身體狀態立刻就能恢復到最佳程度,實力還會有所上升,尋找小舞也自然會變得容易一些。這些念頭都是唐三在身體翻滾出去電光石火間出現在腦海之中的。當他翻身站起的時候,藍銀草纏繞技能已經發動,無數粗長的草葉驟然纏繞上了人面魔蛛的身體。唐三知道,憑藉人面魔蛛的力量,破開自己的藍銀草纏繞毫無問題。藍銀草上附帶的麻痹毒素對它根本沒有作用,它本身就是劇毒之物。人面魔蛛除了神經毒素之外,還有腐蝕毒。所以才會那麼霸道。這些都是唐三希望出現在自己藍銀草上的。所以,獲得這個魂環對他來說極爲重要。翻身而起,唐三左手之中已經多了一個黑匣子,他的右手飛快的在黑匣子上撥弄着,發出一連串的機璜之聲。人面魔蛛的動作比唐三想象中還要快,藍銀草的束縛顯然令它發怒了,一層紫幽幽的光彩從它身上蔓延而出,附着在它身上的藍銀草竟然就那麼融化了。或者說,是腐蝕了。當藍銀草腐蝕到一定程度,人面魔蛛毫無阻礙的掙脫出來,再次朝着唐三的方向撲來,這一次,它的前四肢長腿都已經揚了起來,顯然是要將唐三一擊必殺。唐三十分冷靜的看着人面魔蛛,右手飛快的從腰間抹過,數十道白光同時射出,直奔人面魔蛛下腹的眼睛處。果然,人面魔蛛對於自己的要害極爲重視,再加上已經有兩隻眼睛受到了重創,顧不得攻擊唐三,飛快的匍匐在地面,身上的甲殼被暗器命中,冒起一連串的火星。而這時候,唐三也終於完成了手中黑匣子上的機璜。唐三現在已經完全可以肯定,面前這頭人面魔蛛今天所能使用的蛛網已經全部噴吐過了。千年人面魔蛛一天能夠三噴蛛網,除非是達到萬年級別的修爲,否則這個數字是不會增加的。再加上它已經受了傷,唐三就更能肯定自己的猜測。否則的話,以人面魔蛛暴戾的個性,面對自己的挑釁肯定已經將蛛網噴吐出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用長腿進行攻擊了。人面魔蛛已經被唐三徹底激怒,在擋過暗器之後,之前腐蝕藍銀草的紫光再次出現,尚未靠近,就已經傳來一股刺鼻的味道令人作嘔。但此時唐三卻沒有再退避,眼看着飛快彈起八條長腿急動,撲過來的人面魔蛛,他反而迎了上去。手中那已經完成機璜設置的黑匣子交到右手,左手之中黑光閃爍,一柄帶着奇異花紋的黑色小錘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掌握之中。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唐三終於拿出了自己的第二武魂。儘管這第二武魂之上並沒有附帶任何魂環技能,但是,隨着唐三魂力的增強,它的重量也在不斷增加,錘子本身看上去變化不大,可是現在這柄小錘的重量卻已經達到了恐怖的五百斤。唐三知道,自己的機會只有一次,以他現在的體力,比速度是絕對不可能比得過人面魔蛛的,所以逃跑是不可能的。而直接用暗器攻擊,以人面魔蛛的警惕性也很難對他造成真正的傷害。畢竟,就算是破甲類的暗器也需要渾厚的內力作爲支持,而唐三的玄天功雖然已有小成,但和渾厚二字還差的遠。黑光吞吐,唐三前衝的身體突然嘎然而止,而人面魔蛛的四條前腿又已經擡了起來,這一次,它的速度更快,長腿上都附着了那充滿腐蝕性的紫光,再加上本身的精神麻痹毒素,別說被直接刺中,哪怕就是沾染上一點,對唐三也足以致命。作爲邪惡的殺戮者,人面魔蛛用這種方法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魂獸和深入星斗大森林內部的魂師。腹下剩餘的六隻小眼睛中此時已是幽光閃爍。就在那四條三米長,宛如鋼槍長矛一般的蛛腿驟然而下的瞬間,唐三動了。動的是他的左手,凝聚了唐三此時全部三十級魂力的左手,瞬間將魂力注入那黑色的小錘之中。剎那間,那黑色的小錘在他手中漲大一倍,上面的花紋突然變得清晰起來,閃爍着暗藍色的光彩。

  当今快节奏的生活、激烈的竞争给人们增加了无形的压力,一些人因此心态浮躁,为了不输给身边的人,他们整天忙碌着。这种心累不是因为拥有的太少,而是在于攀比的太多。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适当的攀比会让你上进,而过分的攀比只能让你迷失,莫用他人的繁华模糊了自己心灵的追逐。

  盲目的攀比不会带来快乐。我们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2

放慢脚步,再蓄势待发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没有人是从头冲到尾的。有时放慢脚步不是停止不前,而是蓄势待发,是为了有更充足的力气奔向终点。

  所以,当你累了的时候,可以停下来,试试这样做:给自己做一顿美味大餐;找一个闲暇的周末,重新布置一下房间,也给自己换一个心情;放点轻音乐、好好洗个澡、早睡早起,第二天又是崭新的一天。

  梦想需要实现,但更需要一步一步前行。当你累的时候,要适当放松休息,蓄势待发。

3

成功没有捷径,再撑一下就是黎明

  坚持不一定带来成功,但放弃了就永远到达不了终点。撑不住的时候可以对自己说声“我好累”,但不要轻易在心里承认说“我不行”。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谁都不比谁容易多少。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光鲜亮丽的背后,都是咬紧牙关的拼搏和坚持。

  当你身心俱疲的时候,更应该给自己加油打气,因为这恰恰说明,你正在往上攀爬,离成功越来越近。

?第一集鬥羅世界引子穿越的唐家三少巴蜀,歷來有天府之國的美譽,其中,最有名的門派莫過於唐門。唐門所在是一個神祕的地方,許多人只知道,那是一個半山腰,而唐門所在這座山的山頂有一個令人膽顫心驚的名字,——鬼見愁。從鬼見愁懸崖上扔出一塊石頭,要足足數上十九下才會聽到石落山底的回聲,可見其高,也正是因爲這十九秒,尚超過十八層地獄一籌,故而得名。一名身穿灰衣的青年正站在鬼見愁頂峯,凜冽的山風不能令他的身體有絲毫移動,從他胸口處那鬥大的唐字就可以認出,他來自唐門,灰衣代表的,是唐門外門弟子。他今年二十九歲,因出生不久就進入唐門,在外門弟子的輩分中排名第三,因此外門弟子稱他一聲三少。當然,到了內門弟子口中,就變成了唐三。唐門從建立時開始就分爲內外兩門,外門都是外姓或被授予唐姓的弟子,而內門,則是唐門直系所屬,家族傳承。此時,唐三臉上的表情很豐富,時而笑,時而哭,但無論如何,都無法掩蓋他的那發自內心的興奮。二十九年了,自從二十九年前他被外門長老唐藍太爺在襁褓時就撿回唐門時開始,唐門就是他的家,而唐門的暗器就是他的一切。突然,唐三臉色驟然一變,但很快又釋然了,有些苦澀的自言自語道:“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十七道身影,十七道白色的身影,宛如星丸跳躍一般從山腰處朝山頂方向而來,這十七道身影的主人,年紀最小的也超過了五旬,一個個神色凝重,他們身穿的白袍代表的是內門,而胸前那金色的唐字則是唐門長老的象徵。唐門內門長老堂包括掌門唐大先生在內,一共有十七位長老,此時登山的,也正是十七位。就算是武林大會也不可能驚動唐門全部長老同時出動,要知道,這唐門長老之中,年紀最大的已經超過了兩個甲子。這些唐門長老的修爲,無一不是已臻化境,只是轉眼的工夫,他們就已經來到了山頂。外門弟子見到內門長老,只有跪倒迎接的份,但此時,唐三卻沒有動,他只是靜靜的看着這些臉色凝重的長老來到自己面前,擋住了所有的去路,而在他背後,是鬼見愁。放下三朵佛怒唐蓮,唐三投下最後那戀戀不捨的一眼,嘴角處流露出一絲欣慰的微笑,他畢竟成功了,努力了二十年,他終於完成了這唐家外門暗器的巔峯之作,那種滿足的成就,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此時此刻,唐三覺得對自己來說,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違背門規也好,生死存亡也罷,似乎都隨着眼前這三朵盛開的唐蓮而告一段落,佛怒唐蓮,這世間最霸道的暗器誕生在自己手中,還有什麼比令這浸淫在暗器上一生的唐三更加興奮的呢?“我知道,偷入內門,偷學本門絕學罪不可恕,門規所不容。但唐三可以對天發誓,絕未將偷學到的任何一點本門絕學泄露與外界。我說這些,並不是希望得到長老們的寬容,只是想告訴長老們,唐三從未忘本。以前沒有,以後也沒有。”唐三此時的情緒很冷靜,或許,這是他一生之中最冷靜的時候。看着山腰處唐門那大片古香古色的院落,感受着這屬於唐門的空氣,唐三的眼睛溼潤了。自從他懂事那天起,可以說,就是爲了唐門而生,而此時,也該爲了自己一生中的追求再爲唐門而去了。長老們都沒有說話,他們此時還沒能從佛怒唐蓮的出現中清醒過來。兩百年,整整兩百年了,佛怒唐蓮竟然在一個外門弟子手中出現,這意味着什麼?這霸絕天下,連唐門自己人也不可能抵擋的絕世暗器代表的絕對是唐門另一個巔峯的來臨。看着長老們低頭不語,唐三粲然一笑,“唐三的一切都是唐門給的,不論是生命還是所擁有的能力,都是唐門所賦予,不論什麼時候,唐三生是唐門的人,死是唐門的鬼,我知道,長老們是不會允許我一個觸犯門規的外門弟子屍體留在唐門的,既然如此,就讓我骨化於這巴蜀自然之中吧。”唐三那平靜甚至有些興奮的聲音終於將長老們驚醒,當長老們擡起頭看向他的時候,只見一層乳白色的氣流瞬間從他身上蔓延開來。

  坚持下去,你终会明白,当初以为撑不过去的事情,总会在不知不觉中度过;当初以为难以实现的目标,总会在不懈努力中达成。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jiguanhuae.com/jhrb/8982.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