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巧造,素以为绚韩斌花鸟画作品赏析

白癜风专家李从悠 https://wapyyk.39.net/doctor/322120.html
韩斌

韩斌

HanBin

别署韩元斌、逸之。

年生于莱州。

年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美术系。

-年修业于中国国家画院。

年修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花鸟画高研班。

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并获艺术硕士学位。

现为北京画院专职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写生创作培训班导师、山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济南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芥英社成员。

「天工巧造,素以为绚」

在我的画家朋友中,韩斌属于风华正茂的青年才俊。渐入不惑的他,潇洒如风,醇厚如酒,一派谦谦萧散的江南书生的样子。然而,看他的画,却是墨色淋漓,枝叶纷披,浓淡疏密,朴茂野逸,既有温润柔和的江南墨韵,更有深沉炼气的北方骨相,透出一种守正出新的气象,殊为难得。纵使把许多画家的作品随意放在一起,韩斌的画也是可以一眼看出的。这种特质,与其说是构图的精到、画风的雅逸,不如说是沛然于画面的诗意和洒脱不羁的真性情。

空翠沾衣25x16cm年

请看他的《深涧融融夜,水月两朦胧》:秋天了,山里的水汽升起来,温润里是清新的凉。山石嶙峋,老藤如铁,呼应着漫山遍野渐浓的秋色。而眼前的古松依然摇曳在风里,用坚韧的枝叶弹响寒霜。

凉飙初卷34x34cm年

再看他的《玉兰春色》:斑驳的岩石还残留着冬天的寒气,一大丛怒放的玉兰花已经迫不及待地宣泄了春的烂漫。不需要叶片的衬托,不需要霞光的渲染,只需要一阵风,将这不可遏制的春意荡漾世间。

清光大来×cm年

多么美好的意境,静谧、平和、幽深,充满生命的礼赞。这样的景象,就在画家韩斌的笔墨中栩栩如生着。从内心里,我是喜欢这样的笔墨的:既状写自然风物,又抒发独特情感,既承接传统文脉,又不蹈袭古人行迹,在活泼泼的当下,努力画出自己的风格和心声。

水月两朦胧xcm年

韩斌的绘画,以花鸟专擅,他传承正脉,循规而不蹈矩,作品古意盎然又新风荡荡。赵孟曾言:“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今人但知用笔纤细,敷色浓艳,便自以为能手。殊不知古意既亏,百病横生,岂可观也。”韩斌作品的可贵之处,首先在于有古意。早年,他追摹前贤,如饥似渴,尤其痴心于八大、青藤、恽南田和吴昌硕,近年来,他用心揣摩陈淳一路,颇有心得。同时,他学习古人不拘泥于形似,而是穷究笔墨传达的艺术与生命奥义,注重澡雪灵府,修养文化,所以,他的笔下花鸟,特别具有格物的精神和抒情的诗意。可以说,他是用古人笔墨,表达内心情怀,抒写当代精神,这种融古铸今的探索是值得肯定的。他画的《蔚然馥郁》,数株花树斜生与山石间,构图疏阔、有致,枯笔写出的树干遒曲向上,枝干穿插,浓墨的叶子翻卷着,衬托得洁白的花朵更加静默,仿佛一颗颗在浮华尘世中安然守静的心。画面上,老树枯枝的坚韧与花萼缤纷的优雅相互映衬,岁月无情的磨砺与生命烂漫的绽放相映生辉,素淡的水墨中,隐现独特的文化风骨。

文心兰25x16cm年

其实,对于渴望突破的韩斌而言,选择花鸟画为艺术的主打方向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花鸟画作为中国画最为传统的题材,自隋唐、五代形成独立画科起,至宋代发展成为一个高峰:不仅有“孔雀升高,必先举左”的严谨法度,而且有“情寄诗中,志存画里”的深远意境。但是,同样的内容,同样的画面,经过历代画家的描摹,已经成为程式化的情境,如何在传统内容中赋予独到的审美风格,是当今花鸟画家必须思考的问题,韩斌也一样。与一般花鸟画家不同的是,韩斌的绘画题材,脱略一般意义的梅兰竹菊,更多为大自然中的野花野草。他的画面构成,多采用花鸟与山水叠加的形式,通过山水背景突出花草的郁勃之气,这与他热爱自然、注重写生是分不开的。韩斌所绘花鸟,皆从自然风物中来,山间的一枝萱草,园圃的两朵鸡冠花,路边攀援的凌霄,雨林里缠绕的古藤,都被他以虔诚之心记录下来。在他看来,与每一种花草鸟禽的相遇,都是命定的机缘,这些自然的尤物,都有着鲜活的生命力,是和人相互照应的。他以自己的眼睛去发现,以自己的情感去注入,以自己的笔墨去抒写,画出一花一草的生动、灵秀、淡雅与质朴,用物象的潇洒放逸,寄寓内心的五彩缤纷。也正是有了丰沛的情感,韩斌众多的写生作品里,就多了“天工巧造,素以为绚”的风姿。

无风花自飞76x47cm年

中国文化,素有以小见大的智慧,这也是东方美学最具魅力的观念之一。所谓一花一世界,一草一菩提。韩斌深谙其中三昧,他的画,既有表现洋洋大观的恢弘巨制,更多的,则是以小品呈奥妙,以素简显绚烂。这些年来,他走南闯北,画了数量可观的写生作品。在这些作品里,他观察细致,描画入微,而在表现上删繁就简,略去物象芜杂的表面而选取最有情境的一角,对景写生,借景抒情。比如不久前他在四川眉州老街上的一幅写生作品:一枝不知名的野花,顽强地生长在墙角,郁勃的叶子随风卷舒,簇拥着花朵吐蕊怒放,并不计较有没有人欣赏------从一花一草,可览自然万象,从一禽一鸟,可见大千世界。其构图,一花一草,一枝一叶,不落全相,却有全貌,近景取材,却能层次分明;其线条,简劲圆融,以动取势,抑扬顿挫,松散而有节奏,灵动而不失稳固;其画面,枝干花叶相照应,疏密聚散兼备,脱去繁缛,独标高洁。

也从风云闲xcm年

传统花鸟画在技法上一直有“黄荃富贵、徐熙野逸”之分,韩斌认为,花鸟画的工与意有相通之处,不可截然分开。他在中国美院读书期间,对陆抑非先生所言“写意应从严谨来”有很深的理解。这些年来他的创作,可谓一手富贵,一手野逸,兼工带写,简繁有殊,风姿各俱。尤其是近年所作,心师造化,格逸境远,少有笔墨斧凿之痕。他刚刚完成的《松石图》中,前面的岩石以阔笔写出,皴擦点染间,山石质感顿显。后面的古松,以细笔描画出遒曲的枝干、蓬松的针叶和硬实的松果,工意兼具而又富于书卷逸气。

幽音凝空xcm年

一个画家,从兼工带写入手,收而能工,放而能写,注定是一个孤独的漫长的求索过程,如果要达到信手拈来、妙造自然的境界,并没有取巧的捷径,只有持之以恒地对生活的观察和积累,对传统的理解和吸收,才能一步步进入艺术的“自由王国”。对于此,正值人生韶华、在艺术之旅上潜心悟道的韩斌应该有自己的体悟。

云水从流xcm年

生活中的韩斌也喜欢简单和安静,他很少在热热闹闹的书画活动现场出现,好像周围的繁华与他无关。这也是我最为欣赏他的地方——简单是一种生活方式,纯粹是一种思维方式,简单地生活,纯粹地思考,可以使人涤虑静心,获得安详,进而摆脱俗务的缠绕进入物我相融的艺术之境。相信致虚守静的韩斌,会以自己的独特语言将自然之美和生命之重转化为艺术大美,在中国画的百花园里灿然独立,摇曳有姿。

积客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jiguanhuae.com/jhpf/12090.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